上海蚂蚁搬家服务有限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服务项目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张先生
电话:400-058-3522
传真:021-60543522
邮箱:service@msn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天台"第一贪"搬家30多次

编辑:上海蚂蚁搬家服务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4/16  字号:
摘要:天台"第一贪"搬家30多次
    3月29日上午,浙江省天台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挪用公款、贪污案件在当地法院公开审理。这一案件的主角陈婉珍、陈珏夫妇在潜逃13年后,终于等来了正义的审判。法院当庭宣判:陈婉珍犯挪用公款罪、贪污罪,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;陈珏犯挪用公款罪、贪污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。
    天台县检察院在追捕陈婉珍夫妇期间,历尽艰辛不言苦,在抓获犯罪嫌疑人后,又对犯罪嫌疑人细心照顾,彰显了执法者的铁骨柔情,也使得两名被告人当庭认罪。
    追逃步伐不停歇“陈婉珍携款跑了!我们厂要垮了!”
    1998年10月14日,正处于改制关键时刻的天台机械厂遭遇重大风波,时任出纳的陈婉珍从机械厂账户中提取60万元现金潜逃了。同时给厂长留下一封信,讲述自己挪用巨额公款无法归还的事实。
    天台县检察院接到报案后,一边迅速派人清查企业财务,一边立即组织力量追逃。
    清账结果初步显示,陈婉珍除了携款潜逃,还涉嫌挪用公款200万余元。当时企业人均年收入只有7000元左右,陈婉珍夫妇不计后果地潜逃,几乎卷走了企业全部职工一年的血汗钱,使转制中的机械厂陷入困境。
    天台县检察院立刻通过公安部门发出了B级通缉令。办案人员摸排了陈婉珍夫妇平时的业务情况及其在外亲戚的方位,兵分两路,一组北上,追至河北、北京,甚至黑龙江佳木斯;一组南下,追至重庆、武汉、南京等地。由于当时网络没普及,检察官每到一处就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,发出协查通报,但陈婉珍夫妇如同石沉大海一般,杳无音讯。
    一晃检察长换了4任,反贪局长也已换了3任。但追逃工作却从没停止过,现任反贪局长江明洋说:“只要嫌疑人一日不归案,我们的追逃力度就一日不减,追逃工作就一日不歇。”2001年网上通缉开通后,检察机关又第一时间将陈婉珍夫妇上网通缉,并以每人5万元进行悬赏,但仍没有实质性进展。
    原来陈婉珍的丈夫陈珏原是天台县地税局的一名干部,平时喜欢看些侦探破案的书,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。他们断绝了与家人的一切联系,就连陈珏自己父亲去世,他都不知道。另外他们还不停变换住处,先后搬了30多次家。生活中都用普通话交流,从不和天台人交往。
    柳暗花明又一村2010年底,天台县检察院综合群众反映和人口户籍信息等多种线索,推断陈婉珍夫妻有可能生活在广东茂名。随着侦查工作的进一步深入,办案人员初步判断陈婉珍化名落户在广东茂名,与其夫陈珏可能生活在一起。为及时将犯罪嫌疑人追捕到案,办案人员于2011年7月17日奔赴茂名。这一天正是陈珏本命年生日的第二天。后据陈珏交代,他生日前一周就睡不着觉,老想搬家,因陈婉珍劝说才没搬,等决定搬的时候,他们被抓了。
    由于陈珏当时租住的地方是成片的临时建筑,没有门牌号,办案人员无法确认他们到底住在这一大片临时棚中的哪一间。如果这一线索再度中断,追逃工作将前功尽弃。办案人员马上召开会议,制订了抓捕方案。
    7月23日凌晨1时左右,办案人员在茂名市河东派出所15名警员的协助下,先根据事先摸排踩点情况,用警棍吓走院中的狗,摸黑找到陈珏居住的临时出租房。一脚踹开房门,雪亮的手电筒灯光在屋内快速晃动,却只有陈珏一人在家,随同人员马上将其抓获。
    “陈珏,你早就应该投案了!”专案组人员用天台方言喊道。
    对方也用天台方言回应着,声音很低,有些颤抖:“我没钱还!”
    “陈婉珍呢?”
    “她出去找儿子了,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。”
    办案人员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——难道陈婉珍已经提前得到消息逃跑了?江明洋果断指挥道:“马上分两组行动,一组带人去审讯,一组留守出租房。”陈珏被带走后,出租房内又重新恢复了宁静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    7月份正值炎夏,堆放杂乱的出租房内弥漫着一股异味,隐蔽在黑暗中的留守人员全都大汗淋漓,就这样一直守到早上六点半左右。这时江明洋指示,如果到了七点半还是不见陈婉珍,就暂时收队。刚指示完毕,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。“来了来了,陈婉珍来了!”留守人员马上作好应对准备,见陈婉珍一进屋,就顺利将她抓获。
    2011年7月23日,这一天,潜逃13年的陈珏夫妇被追捕归案了;这一天,天台县检察院追捕历程也画上了圆满句号。
    道是无情却有情在茂名市河东派出所审讯室内,办案人员做着笔录,只见陈珏两手被铐在椅背上,一只手由于抓捕时挣扎,擦破了皮。亡命生涯所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,让陈珏患上了严重的皮肤病,他的手背、臂弯、腋下全都结满了痂,惨不忍睹,因为担心被人发现,他也不敢去医院,只好自己乱用药。办案人员当即跟协警员说明情况,打开了其中一只手铐,给他擦上药膏,并做了简单包扎。同时还给陈珏做了必要的心理疏导,陈珏深受感动,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。
    13年前为了逃避追捕,两人在归还部分债务后,随身携带61万元现金,抱着不足半周岁的婴儿,乘坐出租车直接逃窜至上海。属兔的他发现重庆的地图形状像只兔子,以为对自己有利,于是就由上海坐火车来到重庆。到重庆后,就利用他人身份证在重庆开了证券账户,打入58万元炒股票,结果却一亏再亏。
    陈珏没有撒谎,那天陈婉珍的确是出去找儿子了。当晚他们原本是要搬家换地方的,办案人员也在出租房的垃圾桶里找到6.5万元现金,在摩托车后备厢内找到了他们平时使用的全部证件。谁想儿子调皮跑出去上网,陈婉珍连夜出去找,找了一个晚上,仍不知他躲在哪个网吧里。
    跟着受了13年苦的儿子没有找到,陈婉珍夫妇心中自然有顾虑。办案人员及时把情况告诉了他们在茂名的亲戚,让他们帮助寻找陈婉珍的儿子。结果在启程回天台前,陈婉珍的儿子终于找到了,陈婉珍夫妻的情绪明显稳定下来。
    针对陈珏的病情,天台县检察院在前往茂名押解时,特地带上了一名狱医。回到天台后,检察院联系了当地知名的皮肤病专家为他诊治。目前,陈珏身上的皮肤病明显好转了。
    陈婉珍以前的同事徐师傅说:“要是他们当初安安稳稳工作,以陈婉珍当时的职位,在企业成功改制并上市后,现在到手的股份至少就有1000万元!陈珏在地税局工作,13年的收入加在一起至少也有百来万,加上天台这些年经济发展迅速,以他们的头脑,做小生意赚钱不成问题,现在也应该是住别墅的人。真是可惜了!”
    陈珏感叹道: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!是赎罪的时候了!”
    天台县检察院指控,1995年至1998年10月,陈婉珍利用担任原天台机械厂出纳的职务便利,伙同丈夫陈珏多次挪用天台机械厂公款共计330万余元,用于私人公司经营和炒股,至案发时尚有229万余元没有归还。1998年10月13日,陈珏从股票账户中取现116万元,部分用于归还个人借款和银行贷款,并携余下约60万元公款伙同陈婉珍潜逃,后将其中58万元以陈孝权名义开户炒股。案发后,检察机关已追回赃款268万余元。
    3月29日,法庭上,听完宣判后,49岁的陈珏与42岁的妻子陈婉珍对望了一眼,如释重负。
    上一页1下一页
上一条:美国人不敢搬家了吧 下一条:搬家前后必备的常识